第二十三节,第二十一节

时间:2019-09-23 19:42来源:文学小说
那天晚上我们四个最终都喝大了。那真不像是和解,而更像是不得已的妥协。我彻底爆发地哭了一场,哭的原因太多了,这些天积压的委屈、被颠覆的恋情、对杨澄的沮丧、对秦川无以

那天晚上我们四个最终都喝大了。那真不像是和解,而更像是不得已的妥协。我彻底爆发地哭了一场,哭的原因太多了,这些天积压的委屈、被颠覆的恋情、对杨澄的沮丧、对秦川无以为继的依赖……我哭得歇斯底里,哭得狼狈不堪。秦川还是把杨澄打了,在我痛哭的时候,秦川一把揪住杨澄的领子把他拎了起来,他红着眼睛,咬牙切齿:“谢乔有多好你丫到底懂不懂?你根本不配她你知不知道?”“秦川,我一直看在谢乔的分上不跟你计较,你别把我惹急了。谢乔和我的事,不用你管!”杨澄攥住秦川的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他妈管一辈子你管得着吗!”秦川一拳打过去。王莹扑过去死死拦住秦川:“你干什么!你疯了吧!”“谢乔是你什么人啊!你凭什么!”杨澄砸了一个杯子。“谢乔……谢乔是我最重要最重要的……朋友,”秦川一字一句地说,“你对她好点,你对不起她,我弄死你。”已经瘫软在桌上的我听到这里哭得更凶了,我呛着气,吐得一塌糊涂。那场一片狼藉的饭局就此终结,我们踉跄地四散在北京初夏的黑夜里,每个人都有不能言说的苦闷,每个人都隐藏着疼痛,每个人都显得落魄,每个人都那么迷茫。凌晨时我醒了酒,躺在不知名酒店的大床上,杨澄就在我身旁。他刚刚洗了澡,穿着酒店的浴衣,靠在床边。我晕晕地爬起来,杨澄递给我一瓶水,“还好吗?想不想吐?”“没事,就是头晕。”我按着太阳穴,酒精激发它突突地疼。“去冲个澡吧,浴室还有一件浴衣。”“嗯……”我走进浴室才松了口气,我还没选择好和杨澄说话的方式,发生了这样的事,终归我们与从前不同了。冲好澡我犹豫了一下,因为嫌弃充满酒味的T恤,还是穿上了酒店的浴衣,对着镜子仔细系好了腰带。杨澄依然靠在床上,我没走过去,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杨澄轻轻叹了口气,他走到我身边,伸手把我揽在了怀里。而就像冰雪来袭,我的身体又僵硬了起来。杨澄拍着我的后背,在我耳边低声叫我的名字:“乔乔,乔乔。”他的声音很温柔,我慢慢闭上了眼睛,忍不住靠向了他。这两天真的太疲惫了,以至于我格外贪恋那一点点的温暖。杨澄开始吻我,细细密密地吻我,从沙发一直吻到了床上,迷蒙中我感觉到了他这一次的吻和之前有些微妙的不同。杨澄顺着我的脖子吻下去,我的肌肤被他像弹琴一样碰触着,酥痒而又慌张。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们要发生什么了,然后就一下子紧张起来。我那时候根本不懂男女之事,我们宿舍曾经聊过这个神秘的话题,但因为谁也没有切实的经验而全是胡乱的猜测。当时有一种传说,说如果女孩子走路大腿并不拢就不是处女。因此我们班有男生猜徐林不是处女,把她气得跳着脚骂,她说自己天生胯大,生下来就并不拢,那鉴定方法完全狗屁不通。还有另一种说法,就是男生左手手肘那里有隐隐的红线就是处男,而我曾抱着秦川的胳膊观摩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红线,他也因此莫名其妙被我骂了好几天流氓。最终还是神通广大的娜娜启蒙了我们,不知她从哪里找来了一个隔壁岛国的武藤兰系列“爱情动作片”,我们以认真学习的态度围坐在王莹的笔记本电脑旁看了20分钟,先是惊叹女优颜美胸大,接着又感叹男优惨不忍睹,而看到他的××的时候,我们谁也说不出话来了,我之前对于男生关键部位的概念还停留在《哆啦A梦》里大雄脱掉小裤衩的样子,看见实物多少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后面……那个球是什么?”我指着屏幕上晃动的物体。“是睾丸吧。”千喜认真地答。片子里两人十分卖力地尝试各种体位,女优高昂的声音让我们不停调低音量,娜娜说:“据说叫床的声音有秘诀,就是room。”“为什么是room?”王莹也一窍不通。“只要发r、o、o、m这四个音就够了啊,不就是room吗?”娜娜教学似的指导发音。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继而笑了起来,没人想再看那单一的活塞运动,徐林反应最大,她当晚都没吃饭,说想想就恶心。我倒没觉得恶心,但也没幻想过有一天自己将会和谁去做那样的事。杨澄的手扯住了我系得紧紧的浴衣带子,我感觉到某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我的大腿,我紧张而又胆怯,抗拒地叫着杨澄的名字,可他根本不应我,我只好用力按住了他的手。“怎么了?”他轻轻喘着气。“等……等一下。”我微微挣扎。“乔乔,我喜欢你。”杨澄撑起手,又俯下身子吻我。“我……我还没做好准备……”我吞吞吐吐地闪躲着。“交给我。”杨澄轻抚我的头发。“我有点害怕……”“没事的。”“我没有过……”“我知道。”“那你呢?”“什么?”“你是第一次么?”杨澄终于停了下来,我睁大眼睛望着他,他慢慢别过了脸。那个一直让我感到坚硬的压力渐渐消失了,他翻身躺倒在了我身边,我们两个人都安静着,氤氲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我知道了答案,他不是第一次。但我不想询问他和谁做过,也不想知道在我之前有多少女孩跟他这样亲昵过,我的心里凉凉的,不怒也不惊,反倒有些莫名的尴尬,只是想立刻离开这里。“我……我还是回宿舍吧,已经两天都没换衣服了。”我结结巴巴的。“好,”杨澄语气平淡,“我送你。”“不用了!你再睡会儿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抱着衣服冲进浴室,赶紧反锁了门。我换好衣服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杨澄已经躺在床上盖好了被子,他背冲着我,我怯弱地说:“那……我先走了。”“嗯。”他轻轻地答。我松了口气,毫不犹豫地走出了房间,坐上电梯时,心还“咚咚”地跳得很快。就像逃离了一场劫难,我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想跟杨澄做那样的事。

秦川说秦茜也是最近几天才跟他联系上的,她用了另外的陌生号码加了他的QQ,据说一上来就因为那个“永远爱宝嘉の川酱”昵称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强迫他立刻换了名,我这几天没上网,所以还没看到他的最新昵称,据说叫八百里秦川。其实也挺二的,但看在他把那名换了的份儿上,我就忍着没嘲笑他。秦茜果然是和谭辉在一起,他们不知怎么跑去了上海,她说有一件着急的事,一定要让秦川去一趟。秦川趁机让她回北京再说,可她还是不肯回来,秦川也没办法。秦川说要不是我那天一顿哭让他慌了神,他本来打算先飞上海的。吃完饭带秦川安顿好,我就着急赶回了宿舍,再晚点就要锁门了。一推开房门,我们宿舍里的人齐刷刷地看向了我,所有人连带娜娜一个不缺,把我盯得后背汗毛都奓起来了。“谢乔,今天我在三食看到你和杨澄了。”娜娜走过来,一脸严肃。“你……你听我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忙向她解释,她却打断了我:“我有个问题问你。”“你说。”我紧张地看着她,生怕她想不开,哭闹或是大吵起来。“打他的那个男生是谁?”娜娜很认真地问。“啊,他呀,是他误会了,他那个人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你别怪他……”“到底是谁?”“是秦川,我发小。”我垂下头不好意思地说。“乔乔!”娜娜突然上前一步握住我的手,“介绍他给我认识好不好?他真的,太!帅!了!”这180度的急转直下让我顿时愣住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是那个……杨澄么?”“哎呀,你和杨澄都那样了我能怎么办。关键是秦川真的是……”娜娜陶醉地双手合十说,“我心目中的那个他呀!不是我说,杨澄呢,虽然帅,但吊儿郎当的,不够Man。不是因为他亲了你才说他坏话啊!我一直这么想呢。可你看秦川!又高又帅还那么能打!这才是男人中的精品啊!你不知道,我都跟她们聊半天了,我一直担心秦川是你男朋友呢!还好不是!快快快!你一定要让我认识他啊!”我无奈地看着花痴病严重的娜娜,怎么都无法把她形容的帅哥形象和秦川对上号,我一边应着,一边疲惫地走到徐林床边坐下。徐林瞥了我一眼,“我的饭呢?”“啊!”我一下跳起来,愧疚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当时一片混乱,结果忘记拿了……要不我现在给你买点饼干去?”“算啦,一直等你真的要饿死了,赶上那么轰轰烈烈的事也没办法呀,到底怎么回事呀?”徐林笑眯眯地八卦。“还能怎么样,又一个被杨澄骗到手的傻叉儿呗。”王莹在一旁漫不经心地说。“乔乔,我觉得杨澄不适合你,他太……随便了,琢磨不透,你又那么单纯,不要真的被骗了,你可跟他玩不起感情游戏。”千喜忧心忡忡。“我和他真的不是……”“我觉得挺好的啊!你们不觉得很浪漫吗?在食堂哎!深情告白,热烈接吻!还有无名帅哥闯入抢人!这绝对是电影里才会有的情节啊!况且不管怎么说杨澄可算得上是B大校草了吧!能跟这样的人谈个恋爱,没结果我也愿意啊!乔乔!我支持你!你放心,我不跟你抢!只要你把秦川留给我就好了!”娜娜大方地拍着我的肩膀。“你……我们……”正在我要和她们好好解释的时候,手机短信偏巧不巧地响了起来,那上面赫然显示着杨澄的名字,娜娜朝我挤眉弄眼地笑,我一把拿过手机,爬到了我的床上。王莹在一旁提醒我:“别踩我床!”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应着,一边着急忙慌地打开了信息。“干吗呢?”他简单地问。“要睡了。”我答,其实我根本没有睡觉的心情,接到他的短信更加心绪不宁了。“哦,今天那个人是谁?”“他是我发小,刚从加拿大回来。他没有恶意的,他只是以为我被欺负了,对不起。”“我以为是你前男友呢。”杨澄很快又回了一条:“那算欺负吗?:)”他居然在后面加了个笑脸!我羞愤起来,给他回:“你不应该向我道歉吗?!”“为什么道歉?”“因为你亲了我!”这样的话,我连打出来都觉得脸红,在发出去之前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了。而杨澄不等我回答就发了一条来:“不会是初吻吧?”他这句话算是给我浇了一盆冷水,对我而言很珍贵的东西,不但被他轻易拿走,还毫无所谓。再想想刚才千喜和王莹说的,我本来蠢蠢欲动的那点心思,一下子就沉寂了。“不要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随便!”我冷冷地回。“别生气,对不起。”杨澄回过来。“我要睡觉了。”“你今天对那个人说了我是你男朋友,对吧?”他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问了我一个更加脸红的问题。我不知该怎样向他解释那种特殊的状况,字斟句酌地想把自己撇清,但又怎么也说不清楚,只得一遍遍删了又重写。而我还没写完,他的短信就又进来了:“那么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了。”

编辑:文学小说 本文来源:第二十三节,第二十一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