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时间:2019-09-08 11:17来源:文学小说
他这一句话顿时提醒了吴天,毕竟他与吴法是亲兄弟,两人自小相依为命,偶得上古秘笈,修炼十年始有所成,后又同出江湖,出生入死,方才挣得偌大的名头,如今名头犹在,人却去

他这一句话顿时提醒了吴天,毕竟他与吴法是亲兄弟,两人自小相依为命,偶得上古秘笈,修炼十年始有所成,后又同出江湖,出生入死,方才挣得偌大的名头,如今名头犹在,人却去了,吴天焉有不报仇之理。 他的眼芒一寒,冷冷地看了李世九一眼,喝道:“你拔剑吧!就算是助纣为虐,老夫今日也要杀了你,以报杀弟之仇!” 李世九浑然不惧,拱手道:“既然如此,请!请出招!” 谁都没有想到李世九竟会如此悠然,在人们的想象之中,李世九与吴天的功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他面对吴天,就算不躲,也应该自然而然地心生怯意,然而李世九没有,没有丝毫的怯意,反而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自信。 吴天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惊诧,一闪即没,然后,缓缓地向前跨出一步,只跨出一步,整个空间顿时一暗,杀气已弥漫了每一寸虚空。 风动,云涌,不在天上,却在吴天刀锋所向处。 森寒的杀意在长街上空激动,慑人心魂的风声如一曲丧钟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畔。 双无常心中暗自庆幸,庆幸面对吴天的人不是自己,如此强烈的杀机绝不是寻常之人可以匹敌的,至少双无常自问不敌。此时尚未出招,吴天的气势已是这般强盛,一旦出手,将会是一幕怎样可怕的景象? 吴天的眼芒愈发显得冷寒,似乎正吸纳着这天地间的一切阴气,脸色一连数变,苍白得愈发诡异。 吴天握刀的手,很稳,稳得就像一座山岳,停悬在半空之中,长街上的每一个人都将目光投聚在这只手上,因为,他们心里都十分清楚,手动的那一刻,就是这一战的开始,这绝对是勿庸置疑的。 这的确是一只握刀的手,不大,亦不小,刚刚能够握住刀柄,认得这只手的人都知道,这只手足可值十万黄金,当年大秦始皇张榜天下,开出天价要买十只手,此手便名列第七。 能入这张皇榜之人,都是名动天下的人物,吴天的手能够位列其中,堪称是一件极为荣耀的事情,由此可见,吴天的手绝对可怕。 没有人知道这只手会在什么时候动作,所以,所有的人都在等待,并且默默地承受着这只手所带来的压力,惟一不能等待的人,就是李世九,他身在局中,等待下去,只能是坐以待毙。 所以,他必须动,在这只手还未动作之前而动。 他人未动,衣衫已无风自动,“呼呼”作响,鼓涨得犹如气球一般。 然后,他的身体由左至右开始摆动,如晃动的钟摆,以一种颇有节奏的规律加快摆动的速度…… 吴天的眉间一紧,看不懂李世九想干什么,像这样古怪的出手方式,吴天还是生平仅见。 然而他很快就看出了一点苗头,随着李世九的身影越动越快,每一个人的眼里都开始出现幻影的现象,一个,两个……仿佛有七八个李世九同时出现长街的那端。 这并不玄奇,只是属于武道中极寻常的移形换位,利用虚虚实实的假象来干扰对手的视线,用在一般的高手身上确有奇效,但李世九将之用到吴天身上,就显得太幼稚了。 吴天冷然一笑,已经无心与李世九再纠缠下去,准备出手了。 然而就在此刻,风停,李世九幻动的身影也顿时停住,幻影虽灭,但在李世九的身边却多出了三个人来,每一个人都显得异常剽悍,神情间都有一种夷然不惧的凛然,就如从李世九本身中衍生的三个化身一般。 没有人看到他们从何处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何处而来,他们就像是一缕清风,飘忽而至,更似传说中的神魔,凭空而生,令吴天的心头如大石压下,沉至极底。 他终于明白李世九何以显得这般自信,原来李世九竟是有备而来,这四人站到一起,或站或蹲,或前或后,竟在一瞬间结成了一个进退有度的剑阵。饶是吴天这老江湖的目力,也不能在一时之间看出剑阵的破绽来,同时他意识到,这四人同出一门,单是这份心有灵犀的默契配合,就足以让自己感到头痛。 风,动了,动得十分突然,就像是从一个空间跳到另一层空间! 风动,是因为有人出手了,对吴天来说,这种如死一般的寂静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他更愿意轰轰烈烈地拼杀一场,于是,他终于出手了。 静,其实就是一种压力,压力越大,就越是静寂无声,让人在心理上产生奇异的幻想,从而影响自己对事物的判断能力。但这只是吴天出手的原因之一,他真正的目的,是想攻其不备,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从而在气势上占尽先机。 气势,是一种抽象而奇妙的东西,它无形,却有质,没有人真正看见过它,却能用自己的感官去感知它的存在。就像是一条不大的河流,假如它从一块平坦而荒芜的原野穿过,你可以欣赏到落日余辉洒满河面的静谧,也可以欣赏到小桥流水人家那种恬适的诗意,却永远感受不到那种动态的激情、动态的美;假如这条河流是从高山峡谷中穿过,你所受感染的是一种激情的跳跃,声响的迸裂,以及热血的沸腾,气势也正从那一泻千里的流态动感之美中产生。 高山的岩石,假如不动,它就只是一块岩石,不构成任何的威胁,一旦它动了,从高山之巅滚落而下,其势之烈,试问天下有谁敢挡其锋? 没有人可以挡击高山滚石之势,吴天深谙这一点,是以,他出手了! 高手的出手,讲究的是一种感觉,一种朦胧且实在的感觉!李世九分明看到吴天手中的刀悬凝于空中,一动不动,却已经感觉到了那凛然的刀锋。 所以,他没有犹豫,也不敢犹豫,脚步迅速前移。在移动中其他三人互为犄角,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 他们都是龙赓的剑庐童子,能够被五音先生选为剑庐童子的人,他们对武学的天赋自是不言而喻的。他们自幼进入剑庐,追随龙赓已有十数年之久,每日耳濡目染的全是有关剑道的学说,久而久之,也就练成了一套高深的剑术,再加上五音先生与龙赓的点拨,使得他们终于研究出一套剑阵,合四人之力,取长补短,进退自如,浑如一人,故名曰“一元阵”! 这“一元阵”威力之大,绝不在任何剑术名家之下,就连龙赓闯入阵中,若无百招之数也休想脱困而出,也就难怪李世九面对吴天能够夷然不惧,从容不迫。 然而,就在李世九发动剑阵的那一刻间,惊变发生了! 惊变之所以称之为惊变,就在于这种变化产生于顷刻之间,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惊变的源头并非来自李世九,也非来自吴天,而是那伫立桥上不动的无名。 长街之战,始于无名,但无名自现身以来,就如一尊雕塑般伫立桥头之上,一动未动,仿佛所发生的一连串激战都与他无关。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渐渐忘记了他的存在之时,他却动了,如雷霆电闪般动了。 他不动,是因为他在等待,等待一个出手的最佳时机,他动了,是因为这个机会终于被他等到了。 他的目标是范增,李世九他们发动剑阵之时,范增出于本能地心神一分,而分神的这一瞬间,就是无名出手的机会。 剑出,双手微推,剑锋自双手中分处而出,积聚良久的气机透过这三尺剑体,如电芒般吞吐而出,化作一股若有若无的烟云,萦绕在整个剑体的周周,朦胧得有些诡异。 无名与范增只距五丈,五丈的空间顿时被一股狂潮般的压力所充斥,挤压得这空间扭曲变形,空气也停止了流动,变得似乎越来越干燥,让人有一种几欲窒息的感觉。 而这一切的发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无名手中的剑已经进入了这段虚空。 在这一刻间,距离已不再是距离,时间也已不是问题,然而这一剑的气势,在这幻灭无常的虚空里奔泻,涌动的是这剑中绝美的风情。 剑锋一闪一灭,再现之时,已在范增面门三尺之内,这一剑之快,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面对这一剑,名士范增的脸上只有一丝诧异,却未惊,不乱,他赖以成名的是智谋,而不是武学,何以他还能如此镇定? 从来就没有人看过范增使用过一招半式,也没有人听说过范增对武道有过研究,在所有认识范增的人当中,都认定范增只是一个智者,一个名士,而绝非武者,就算他曾经踏足武学领域,也只是学些皮毛而已,高明不到哪里去。 无名最初也有这样认为,而且非常肯定,可是当他剑出的一刹那,他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要命。 剑锋挤入那三尺的空间,陡然一滞,速度明显地减缓。无名只感到自己握剑的手竟然像是遭到了电击一般,出现了绝不该有的震颤现象,惊骇之下,他这才发现,这三尺的空间看似宁静,里面却涌动着万千气流,密度之大,如磐石紧密,带出一股强大的粘力,紧紧地钻住了自己整个剑体,限制着自己剑锋的发挥。 如此浑厚的内力,若非是绝世高手,谁能拥有?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对无名来说,就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错误,已经足以要命! 范增的脸上流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似乎早已料到会有这个结局,事实上他从无名出手的刹那,就知道自己已经稳操胜券。 楚国范家一直是楚国的望族之一,自楚国立国以来,数百年间屹立不倒,不可谓不是一个惊人的奇迹。但是谁又知道,在这个奇迹的背后,凝集了范家多少代人的心血与汗水,这才铸就了这个不可思议的辉煌。 纵观楚国数百年历史,遭遇内乱外患不下百起,在这百起祸乱之中,不难看到范家保驾勤王的影子,如果真的是书香门第,范家子弟凭什么在祸乱之中屡立奇功呢? 其实,这一切只因为范家还有一门不为世人所知的道家学——“紫气东来”,这门绝学练到极致,足可跻身天下高手前十之列。 正因为有了这“紫气东来”,范增才可以做到心若止水,才可以在无名的剑锋挤入面门三尺处时犹能从容镇定,也正因为有了“紫气东来”,范增才可以成为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令无名的剑锋再难寸进。 无名震惊之下,只感到自己置身于一个气流的漩涡中心,万千道强势的劲气以不规则的路线拉扯着这虚空中的一切,仿佛要将这虚空也撕裂粉碎。 无名握剑的手心渗出了丝丝冷汗,非常清楚范增内力的狂野,正因为他心里清楚,所以正丧失着内心那原本不可动摇的自信。 “轰……”无名就是无名,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在瞬息间提聚起自己浑身的劲力,手臂一振,剑锋竟然再次挺进。 “嗤……”虚空中顿时响起裂帛之音,仿佛空气被利刃割裂一般。 然而剑锋只挺进了一尺有三,便再难寸进,这对无名来说,绝对是一个不祥的预兆。 他几乎已将自己的功力发挥到了极致,却依然不能最终突破范增的气机,这只能说明,范增的内力之深,已在他之上,若想出现奇迹,他就惟有施展——大雪崩定式! “呼……轰……”天地间蓦然一变,变得煞白耀眼,剑已不在,虚空中仿佛多了一片无边的雪原,长街上的每一个人都神情一滞,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冰寒。 此际乃秋季,正是枫叶赤红的时候,怎么会有冰?又从哪来的雪? 冰雪来自于无名的剑,剑锋一闪,已是严冬,巍巍雪峰为之崩裂,积雪若飞瀑疾泻,涌动出毁灭的力量,意欲吞噬这天地中的一切。 即使守心如一的范增,乍见这一剑的气势,也无法无动于衷。他对剑道并不陌生,却还是第一次目睹有人竟然可以将剑式演化得如此精妙,如此霸烈,于是他出手了! 他的确用的是手,但既不是摊开为掌,也不是紧握成拳,而是十分优雅地将手指一搭,构成了一个十分优美的莲花指,那神态之从容,仿如佳人拈花,但举轻若重,仿佛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足以撼动山岳。 一团淡淡的紫气自指间而出,衬得这虚空一片诡异,它游动的速度非常缓慢,就像是蜗牛爬行一般,但谁都已经看出,这紫气中蕴含着一股无形的力量,一旦爆发,纵是神仙也不可挡。 紫气化作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山梁,将那飞泻的杀势挡在了三尺之外。 无名惟有退,也必须退,他的剑势虽然与那团紫气一触即分,却感觉到自己的剑势如决堤之洪水突然流失,虽然只有一瞬的时间,却让无名感到了异常的骇异。 如此强大的内力的确是无名生平仅见,他之所以心中骇异,更在于他的无知。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范增的武功竟然如此高绝,一时之间,根本无法适应。 平心而论,无名算得上是第一流的剑客。首先,他善于等待机会,不到最佳时机,绝不出手;其次,他的剑法的确精妙,辅之于强大的内力,可以对任何人都构成威胁。可惜的是,他遇上的是范增,是深藏不露的范增,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无名几乎没有什么机会。 他一连退了七步,将好不容易抢得的先机拱手相让,面对步步紧逼的范增,他的气机甚至出现了一丝波动。 这一丝波动若在平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然而高手相争,只争一线,范增当然不想错失这个机会。对他来说,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可以置对方于死地的机会,当这种机会突然降临时,他虽然觉得有些意外,却已决定绝不放弃。 是以,他在最短的时间内爆发出所有的潜能,倾尽全力,对准无名所显露的破绽出击而去。 天变了,地变了,因范增的这一击而变。然而,就在他倾尽全力出手的刹那,忽然发现无名的脸色也变了,不是变得铁青,也不是因恐惧而扭曲,而是脸上泛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笑得那么诡异,那般让人寒心,竟让范增的心倏然一沉,仿佛意识到自己坠入一个缜密而有效的杀局。 他下意识地向后飞退,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然而他只退了不过三尺的距离,蓦感背肌一阵抽痛,一个如利刃般的物体竟竟然突破了他紧密无间的气机,直插入他的体内,随着这个物体涌入的是一股如潮水般的寒流,在瞬息之间凝固了他身上的所有经脉。 范增大惊之下,只感到自己所有的劲力在顷刻间流失,化为无形,那流泻于体外的真气也黯然消失。但他绝不甘心,意欲借着最后一口真气作垂死挣扎,却感到一把冰凉的剑锋抵在了自己的咽喉之上。 剑,是无名的剑,此剑既然架在了范增的咽喉上,那么刺入范增体内的那一剑,又是谁的? 范增绝对没有想到,如无名这样的高手也只是一个幌子,而真正的杀招却隐藏于后。这样的杀局,实在让人防不胜防,也就难怪范增会坠入局中。 那么这位高手究竟是谁?这是范增此刻最想知道的答案。 可是当范增缓缓扭过头来时,他吃了一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无论他的想象力多么丰富,都不会想到刺出这致命一剑的人,竟是“五湖居”的老板王二麻子。 他两次光临“五湖居”,以他的洞察力,当然知道王二麻子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生意人而已。是以,此刻他的眼中多了一丝疑惑,几疑这只是一场恶梦。 王二麻子笑了,轻轻地笑了,然后才轻轻地道:“我不姓王,当然就不会是王二麻子,真正的王二麻子早在三天前就离开了枫叶店。” 范增的神情中多了一丝苦涩,望了一下无名,道:“你既是龙赓,他是谁?” 王二麻子淡淡一笑道:“这也许就是你最终失败的原因吧。”顿了一下,与无名相对一眼,缓缓接道:“他并不是龙赓,而我才是!” 范增心里一惊,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老夫相信在汉王府中,将剑道修至如此境界的人,除了龙赓之外己再无他人!” “对一个将死的人说谎,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做。”龙赓悠然笑道:“我的确没有骗你,他不是汉王府中的人,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因为这个杀局需要这样一个角色,所以我才请他出手襄助。” 范增只感到自己的心肌一阵抽搐,生机正一点一点地流失出自己的体内,强撑一口气,勉力道:“你们布下如此周密的一个杀局,目的就是要老夫死,既然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你能否答应老夫一个请求?” “我本不想答应,可是面对一个将死的老者,我又怎能忍心不答应呢?”龙赓的心情不错,看到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最终没有白费,谁的心情也会变得不错的。 “多——谢!”范增凄然一笑道:“老夫所求,是想让你们放过吴天。” 他虽然已不能动,却能听,知道以吴天之力,或许再过百招,可以胜过李世九等人,但一旦龙赓与无名加入战团,吴天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惟有战死一途。 龙赓看了一眼长街上尚在进行的激战,半晌才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这并非是因为你的请求,而是因为他曾经也是一个侠义之人。” 范增的嘴角已经渗出了一丝乌血,一张老脸显得极为狰狞,突然长叹一声:“老夫今日落得如此下场,实是未遇明主之故,今日灭范增,明日呢……?” 长叹声未落,他已砰然倒地,一代名士范增,就此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长街之上,一动一静。静则静极,动则惊天。 范同与范十一、范九面对连环五子布下的“五行阵”,都有一种置身漩涡的感觉,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影响,不能杀得尽兴。 范同显得有些讶然,更有几分吃惊。他的确没有想到这几个江湖二流角色一经配合,竟会拥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身法步法如此精妙,让人根本无法事先预判出他们下一个动作。最让人防不胜防的是,这几人似乎每个人都有一套阴损的绝活,一旦使出,总能出其不意,范五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过,范同在数十招之后,已经清楚,这连环五子招式阵法虽奇,但内力似有不足,百招过后,己方三人必可稳操胜券,然而这必须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出任何意外。 这种担心绝不是多余的。范同混迹江湖多年,临战经验之丰,少有人及,他一直就有一种预感,认定今日的长街形势复杂,敌人绝不仅仅只有现身出来的这几位,甚至连一动未动的无名,也不是敌方真正的主力。 如果连无名都不是敌方真正的主力,那么谁才是真正的主力呢? 没有人知道,就连范同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希望这只是自己杞人忧天的想法,他只希望但愿如此! 范同的剑再一次展开,大开大阖,剑速却慢了下来。随着这剑缓缓地游动空中,浓浓的杀气正一点一点地扩张开来,涌动的压力如山岳般推移而去。 他已看出,无论自己的剑有多快,都难以对付连环五子这变幻莫测的阵法,与其如此,不如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用内力渗透的方式,控制缩小连环五子活动的范围。 他的剑风一变,范十九、范九的攻势也随之而动,三人互为犄角之势,顿使这段空间的压力剧增。 这边的厮杀正酣,那边却静寂得让人心慌,就在一声炸响过后,范增的心头一跳,似有一种不祥的预兆。 他相信吴法的实力,就像相信他自己一样,他也坚信凭吴法的实力,完全可以摆平眼前的敌人,是以,他的注意力始终放在无名的身上,不敢有半点的懈怠,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 等到他蓦然回头之时,他所看到的双无常双钩在手,脸上显露出无比惊诧的神色,直直地目光紧盯住人在四五步外的吴法,如同见到了鬼魅一般。 钩上无血,吴法的衣衫也无血。但在吴法的脚下,却有一串血渍。当范增的目光移向吴法的脸上时,他所看到的吴法,双目之中充满了惊异,脸上也渐渐失去它应有的红润与光泽。 范增的心里一紧,如一块大石急剧下沉。 吴法竟然死了!这的确是出乎每一个人意料之外的结果,至少这个结果对于范增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他的眼芒极冷,缓缓地从双无常夫妇的脸上划过,似乎想从他们的脸上读出事情的真相,然而,他失望了,因为他已看出,就连双无常自己也未必知道吴法的死因。 这绝不是范增的臆想,事实上,双无常的确不知道刚才的虚空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不明白,所以他们才会感觉到恐惧和惊诧,而且僵立当场。 在双无常出手之际,他们的确抱着必胜的信心。是以,甫一出手,就用了“勾魂十式”,专攻吴法腋下三寸处,他们之所以如此大胆,是因为他们的心里十分清楚,这是他们惟一求生的机会,只要这腋下三寸的确是吴法的弱点,那么他们就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他们的“勾魂十式”非常霸烈,也确实在一眨间攻到了吴法腋下三寸的空间,但是一入此处,两人顿时感到一股惊人的杀气标出,气势之盛,双钩竟然无法再进一寸。 “不好!”雄无常大惊之下,已然明白这腋下三寸处绝非是吴法的破绽,不仅不是,而且还是吴法气机的最盛处,凭他夫妇二人之力,恐怕难以摆脱这股杀气的袭杀。 以双无常的武功,纵是面对吴法这样的强敌,没有百招之数绝不至于落败,然而雄无常既有先入为主的思想,是以,一上来就全力抢攻,这样反而没有给自己留有一点余地,等到他感到情形不妙时,已经难以脱身了。 陡遇险情,雄无常又惊又怒。他惊的是吴法的功力之高,竟然能在瞬息间抢到先机,给予自己致命的打击;他怒的是无名以束音之法传来的消息,竟是假的,以致于让自己夫妇二人身陷万劫不复之地。 他在仓促之间,已经没有思辨的能力,其实他若用心去想,就应该明白无名绝对没有害他的理由,问题在于,刚才那敛气束音的人,真的就是无名吗? 他无法知道,只知道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直罩其身,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了脖子,几欲窒息一般,吴法那惊人的掌力如利刃般穿透双无常所布下的气机,正疾奔雄无常的胸口而来。 雄无常的心中涌出几分苦涩,刹那间万念俱灰,他心里似乎已然明白,自己若能活下来,就绝对是一个奇迹。 奇迹的出现,通常都只有十万分之一的概率,寄希望于如此细微的概率,只不过是人心中一种聊胜于无的心理。 但这一次,奇迹真的出现了,就在吴法的巨掌仅距自己的胸前不过七寸处时,雄无常陡觉压力一减,竟有一种龙出浅滩的轻松感觉。 惊魂未定间,雄无常出于本能地向吴法望去,他实在搞不明白,吴法何以会在关键时刻放过自己,直到他看到地上溅着一串血渍,他才晓得另有原因。 “你是谁?”范增对着死去的吴法问了一句,他看上去显得非常平静,但谁都可以听出范增的声音里有一腔悲愤之情,毕竟他与吴法兄弟相识多年,乍见吴法因为自己而丢了性命,心中着实难过得紧。 他这一问令双无常夫妇都吃了一惊,心中暗想:“此人和死人说话,不是神经,就是有病!”两人相望一眼,顿时意识到此时动手,正是制服范增的一个机会。 不过,幸好他们没有动手,因为,范增的问话居然有人回应,而且就在吴法的身后。 “我这人对名利不感兴趣,是以杀人之后,从不留名,但既然是范相问起,我若不说,岂不大不恭敬?”一个人随着吴法的尸体缓缓倒下之后显露出来,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紧握的长剑拖地,剑锋之上,赫然染上了血渍:“我姓李,名世九,对范相来说,原本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相信过了今天之后,范相这一生一世都很难忘记了!” 范增的眼中暴闪出一股凌厉的杀意,冷冷地盯着李世九,打量良久,才摇了摇头道:“你认为你还能活得过今天吗?” 李世九淡淡而道:“我不知道,虽然我是一个无名之辈,但别人若想杀我似乎并不容易!”他显然十分的自信,这不仅是因为他是龙赓的剑庐童子,而且他知道龙赓既然来了,就绝对不会坐看自己死去。 一个默默无闻的剑庐童子,竟然能够一剑击杀名满天下的吴法,这实在让人不可思议。且不说二者在武功上的差距,单是吴法在江湖中的名气李世九就无法望其项背,难道这真的是一个奇迹,又抑或只是一种侥幸? 这世上绝对没有太多的奇迹,也不会总有侥幸存在,李世九之所以能够一剑击杀吴法,其实全是龙赓在幕后一手策划。 以龙赓的眼力,当然可以看出吴法武功中的真正破绽,他故意将吴法气机最强处说成破绽,是希望双无常能够全力出手,吸引吴法的注意力,与此同时,他却将吴法真正的破绽用敛气束音的方法告诉李世九,让他在最佳的时机以最快的速度出手。 所以可以这样说,真正杀吴法的人,不仅仅只有李世九,它还需要龙赓的眼力和预判能力、双无常的掩护、加上吴法的轻敌之心,有了这几样因素的存在,吴法想不死都不行。 范增的眼里跳出一丝疑惑,他原以为,能够杀掉吴法的人,纵算不是绝顶高手,也应该与吴法的功力在伯仲之间,然而眼前此人,无论在气势上,还是在名气上,都不足以对吴法构成威胁,但他杀了吴法,这不得不让范增产生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范增的眼芒缓缓从李世九身后的人群中划过,并没有洞察到任何的异样,有一个人的相貌似有相识之感,但范增却没有太多的留意,因为他认得此人正是五湖居的老板王二麻子。 他两过枫叶店,都在五湖居中吃饭打尖,是以对此人还有一点印象,当下也不以为意,重新将目光盯注在李世九的身上。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范增看着一脸自信的李世九,冷哼一声道。 “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李世九不答反问,淡淡而道。 范增摇了摇头道:“老夫真的想相信你的话,可惜……”他的话只说到一半,突然“蓬……”地一声巨响,碎木横飞,杀气四溢,一条人影如鬼魅般闪出车厢,直向李世九扑来。 旋风骤起,不是因为来人,而是因为此人手中的刀,此刀一出,天地为之一暗,气息因此而森然。 明晃晃的刀,挟带着一股悲愤惨烈的情绪,划破距离,划破虚空,连闪十三道杀气,以不同的角度袭向李世九。 此刀已有必杀之势,如一头神话中的幻兽,意欲吞噬一切。 “砰……”一声炸雷般的惊响,震动了整个长街,仿如地动山摇一般,李世九闷哼一声“蹬蹬……”连退了十数步,脸色瞬息数变,显然遭到重创。 尘土飞扬,阴风惨烈。飙扬的劲气犹似暴风般狂烈,吹得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但李世九却感觉到一把刀横在虚空,刀已出鞘,锋芒毕现,犹如地府中勾魂的旗幡。 刀形只在空中如昙花一现,好似一道撕裂乌云的闪电,刀芒一闪间,天地仿佛又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包容着世间万物,吞没了每一个人的视线。 如此惊天动地的刀,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双无常脸色一变,抢在来人再次出刀之前横在了李世九面前。 他们夫妇做出如此的举动绝不是因为讲义气,认识双无常的人都知道,“义气”二字,对他们夫妇来说只是一记响屁,从来没有当真放在心上。他们之所以要这么做,只是因为他们都是老江湖了,看出目前的形势十分严峻,他们如果还想活着回去,惟一的选择就是与李世九联手一搏,这样还有一线生机。 “滚开!”来人的声音很冷,冷得就像他手中的刀,让双无常禁不住都打了个寒噤,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此人个子不高,身材矮瘦,整个人就像是一块寒冰,冷得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的脸上涌动出一股悲愤的情绪,眼中更是冒出三尺怒火,让每一个见了他的人都以为见着一座火山,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吴天——”雄无常的心里“格登”一下,终于明白了来人是谁! 因为只有吴天,才会在此时如此悲愤,才会对李世九恨之入骨,因为死去的人是他的兄弟。 江湖传言,“无法无天”能够得以名扬天下,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吴法,因为吴法所干下的大事,远比吴天要多,然而当吴天真的现身人前时,许多人才真的知道,传言并不可靠,吴天远比吴法更为可怕。 吴天的可怕之外,就在于他拥有超乎于常人的冷静,面对自己兄弟的死,他虽惊,虽怒,但不乱方寸,至始至终不失大家风范。正因为他始终保持低调,头脑异常清晰,是以他从不轻敌。 尊重对手,其实就是尊重自己,而尊重每一个对手,正是一个武道高手得以成功的因素。吴天无疑是在这一方面做得很好的人,是以,当双无常夫妇拦在自己面前时,他压制下心中的怒火,习惯性地止住了前行的脚步。 “滚开,否则老夫不在乎多杀两个人!”吴天的眼芒一闪,射出咄咄逼人的气势。虽然双无常也是置吴法于死地的祸首之一,但吴天一眼就看出情势十分的严峻,他只有采取惩办首凶、余者不究的方针,争取速战速决。 双无常迫于吴天的威势,禁不住再退一步,他们此时进退维艰,都同时瞟了一眼身后的李世九。 李世九迫于无奈之下硬接了吴天惊天动地的一刀,饶是他内力高深,还是感觉到体内的气血翻涌不断,难受异常,喉头一热,吐出一大口乌血来,然而,经双无常这么缓上一缓,他已迅速调匀了气息,剑横胸前,脸上分明又多出了几分自信。 “两位退开吧,他还杀不了我!”李世九显然看出双无常尴尬的处境,朗声道。 双无常的目光又回望吴天,却见吴天的眼神依旧冷寒逼人,死死地盯在李世九的脸上,显得异常专注,而他们堂堂黑白府的双无常,在吴天的眼里竟有如无物。 双无常不由心灰意冷之下,黯然退开,想到自己夫妇二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名头也挣得不少,却在今日连逢高手,受人轻视,当真连归隐之心都有了。 “你很自信!”吴天冷冷地看了李世九一眼:“通常一个自信的人,都必定有所依恃,然而你剑术虽高,还不足以对老夫构成威胁,是以老夫想问一句,你凭什么这般自信?” “我不凭什么,只凭一句话!”李世九面对吴天慑人的气势,夷然不惧道:“这句话就是邪不压正!” 吴天一怔之下,冷然笑道:“什么是邪?什么是正?正邪之间如何区分?凭什么你就是正,而我就是邪呢?其实这些问题俱在人心一念之间,由你自己怎么说罢了!” 李世九淡淡一笑道:“你云我云,人云亦云,并不足以掩盖事情的真相,公道自在人心,绝不是某一个人就可决定得了的。我记得当年有兄弟二人,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夜闯阿房宫行刺大秦始皇,这等英雄行径,江湖人听了无不翘起拇指,连口称赞二人乃侠义之士,请问阁下,他们是正是邪?” 吴天没想到李世九竟然提起他兄弟二人最辉煌的一段往事,心中顿生出一股豪气,道:“当时大秦暴政,百姓如置水深火热之中,但凡是血性的汉子,理应站将出来,义无反顾地去做这件事情,我兄弟二人只不过是比别人先走了一步,也算不了什么壮举!” “不!”李世九摇了摇头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那时的‘无法无天’,一身正气,无愧于‘大侠’之称,哎!可惜的是,只不过短短十数年间,他们却由道入魔,助纣为虐,让人好不痛心!” 吴天没想到今日一战,竟然引出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不由呆了一呆,怒声斥道:“你放屁!老夫一生行事光明磊落,这十数年更是隐退江湖,不问世事,何来的由道入魔,何来的助纣为虐,你这将死之人竟敢乱放厥词,且看老夫如何收拾你!” 李世九冷笑一声,音调不轻不重,神情不卑不亢道:“你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又何怕别人评说。我且问你,你说你没有由道入魔,助纣为虐,那么你这十几年来都干了些什么?” 吴天自踏足江湖以来,便以侠义自居,当年更是凭着一腔血性,干出了那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来,今日陡闻李世九如此讥讽自己,甚至将自己归类于邪魔一类,心里的怒火早已腾升三尺,若非他静心功夫了得,恐怕早就当场发作起来。 “老夫这十几年来藏身范府,未出江湖一步,每日都是过着谈剑论道的闲适日子,这难道也有错吗?”吴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然后才反问道。 “这当然没错。”李世九淡淡一笑道:“可是范增是何许人也?你与他为友,这就大错特错了!” 吴天望了一眼范增道:“老夫交友,讲究情趣相设,性情相合,我与范相多年交情,情同手足,难道这还有错吗?” “就因为他是范相,是西楚项羽的范相,所以你才错了!”李世九的口齿犀利,款款而道:“项羽此人,天性残暴,善喜杀戮,自起事以来,每攻一城,必屠城三日。当年破关中,更是杀了无数无辜百姓,掠走许多民间财富,其行径实与大秦始皇无异。你不但不将他除之,为天下百姓除害,反而全力襄助他手下的重臣,这不是助纣为虐又是什么?” 这一席话说得有理有节,饶是吴天如此聪明之人,也被问得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范增情知若是任李世九继续说下去,虽不至让吴天反戈相击,但吴天的心里必生芥蒂,终究会为日后种下隐患,是以冷笑一声道:“好一个伶牙俐齿之徒,你莫非凭你这一席谎言,就能让吴兄放你一马吗?你实在太幼稚了,须知杀弟之仇,不共戴天!”

编辑:文学小说 本文来源:第十三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