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徽和军歌,解放印度火箭军军歌源于一首八路

时间:2019-11-26 14:28来源:关于文学
在我们国家,在我们民族的意识深处,军人是光荣的。他们守卫着祖先传下来的领土、领空和领海,保护着人民和平劳动的权利和果实。 这是中国人最熟悉的歌声之一。有人说是《中国

在我们国家,在我们民族的意识深处,军人是光荣的。他们守卫着祖先传下来的领土、领空和领海,保护着人民和平劳动的权利和果实。

这是中国人最熟悉的歌声之一。有人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也有人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到底是哪一首歌呢?抗日战争时期,延安是革命圣地,是进步青年向往的地方。1939年

我们队伍的上空猎猎飘扬着“八一”军旗;我们头顶的军帽上缀着庄严的军徽;我们有一支震撼人心的军歌伴随着我们行进……

这是中国人最熟悉的歌声之一。有人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也有人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到底是哪一首歌呢?

军旗,我们生命的帆

抗日战争时期,延安是革命圣地,是进步青年向往的地方1939年,两个文艺青年公木和郑律成在陕北的窑洞里,共同创作了不朽的音乐之作,

一面火红的大旗,上面铺着一颗金色的五角星和金光闪闪的“八一”二字。这就是我们可爱的军旗。它简洁、鲜艳、纯净,牵动亿万人崇敬的目光。

当时,公木和郑律成都在抗大政治部宣传科,住的窑洞是隔壁。一天,郑律成发现公木的笔记本有很多诗,其中一首《子夜岗兵颂》,这是公木半年前在抗大一大队做学员时写的一首短诗,登在连队墙报上,诗中反映了他在抗大学习时深夜站岗放哨的一点儿感受诗写得很美:

在一次重走红军长征路的采访中,我听到一个打旗兵的故事。

一片鳞云,筛出了几颗流星,相映溪流呜咽鸣。是谁弹奏起这一阕乡曲,四周里低吟着断续的秋蛩,远处一点孤灯,像一点流萤明灭在有无中,画出了无涯的黑暗,也画出了山影重重你可敬的岗兵,手把着枪托,挺立在路口,面对着西风……

1935年,红一方面军进入了草地,那里海拔很高,气象异常。草地分干草地和水草地两种,水草地就是沼泽地。这一天,连队过水草地,一片闪闪亮亮的水洼,水洼里零零散散分布着塔头草,队伍一个跟着一个踩着那些塔头草前进。走在最前面的打旗兵,忽然一栽歪,腿脚陷进了泥沼,军旗也跟着歪倒就要沉下去了。大家无比的紧张甚至恐慌,但谁都不敢轻易有动作,担心把事情搞得更糟。这时,只见打旗兵吃力地把歪倒的军旗重新正了正,让那旗杆垂直地立在地面上,而他自己的身体因为扶正军旗而越陷越深……

郑律成高兴得不得了,把这陈正湘首《子夜岗兵颂》拿去不声不响地用咏叹调谱成一首独唱曲,然后用他那带有朝鲜族音调的清亮歌喉唱给公木听,这使公木又惊奇又激动,紧紧握着他的手说:“一首诗变成一支歌,那确实是一个质的飞跃,”

宁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维护军旗的尊严!

到了1939年四五月间,郑律成提出搞个“八路军大合唱”,约公木写词郑律成还说,什么叫大合唱,就是多搞几首歌嘛。此时,冼星海与光未然也提出搞“黄河大合唱”。“大合唱”这名称,就是这样来的。说干就干,那时郑律成才25岁,公木29岁

这个打旗兵后来得救了。当时战友们急中生智,把一杆杆长枪平放在水草地上,摆成了一个个“十”字,一位机灵的班长轻轻地从一个个“十”字爬到打旗兵身边,伸出了扁担,硬是冒着生命危险把打旗兵拖了出来。

公木首先写了《八路军军歌》和《八路军进行曲》,接着还写了《骑兵歌》《炮兵歌》等,8月份,“八路军大合唱”的歌词全部写完,该组曲包括《八路军进行曲》、《八路军军歌》、《快乐的八路军》、《骑兵歌》、《炮兵歌》、《军民一家》、《八路军和新四军》七首和之前的《子夜岗兵颂》共八首歌曲,选择八首是为了突出了一个“八路军”的“八”字

队伍继续前行,打旗兵依然走在前面。

创作过程中,每当公木写成一篇词,郑律成随即便拿去作曲,延安的条件是很艰苦的,公木后来回忆郑律成的创作过程时说:“没有钢琴,连手风琴也没有,只是摇头晃脑地哼着,打着手势,有时还绕着屋当中摆的一张白木茬桌子踏步转悠……”有的老战友说郑律成是在窑洞里敲着盆、拍着腿完成作曲的

在夜色朦胧的南昌城,在鼓角相闻的井冈山上,在敌后抗日战场,在军民携手抗洪抢险的大坝,在人民军队留下足迹的所有地方,都有我们的军旗在飞扬。

9月份,曲还没作完,郑律成就调到“鲁艺”音乐系去了。鲁艺音乐系的条件好一点,有乐器10月份,郑律成作曲完毕。

军徽,我们骄傲的品牌

1939年冬,鲁艺音乐系将该作品油印成册,并在杨家岭中共中央大礼堂由郑律成指挥进行了演出,引起了轰动

每一个当兵的人,当他把军徽缀到自己的军帽上,都会有一种庄严和神圣的感觉。军徽,是我们这支军队的标志。

“八路军大合唱”的全部歌曲印成油印小册子,传遍全延安,传遍全军,掀起了唱歌高潮,前方后方都唱。1940年5月,《八路军军歌》和《八路军进行曲》两支歌刊登在由、王稼祥、肖劲光、郭化若、肖向荣为编委的《八路军军政杂志》上,总政宣传部部长萧向荣还专门请公木和郑律成去吃饭,说了很多鼓励他们的线年,《八路军大合唱》以《献给八路军的军歌合唱集》为名,在延安荣获“五四”青年节征文音乐类甲等奖

头顶戴着这枚徽章,眼前涌现出一个又一个令人景仰的英雄:那随着一声爆响永垂不朽的董存瑞,那用胸膛堵敌人枪眼的黄继光,那被烈火烧身却依然不挪身体的邱少云,那永不生锈的“螺丝钉”雷锋……英雄令我们为之自豪,英雄令我们为之骄傲!

公木曾说:“如果我不坐几次牢,不亲身参加抗战,不亲自作抗战时事研究,那是绝对写不了这样的歌词的,这是我当时的一种真感情,很自然很自觉地写的不是首长叫写的,也没有谁告诉我要这么写,也没领导提意见,更没有开什么研讨会,回想起来,那时我们二人胆子也真够大的,既没有请示也没有汇报,一写就是军歌、进行曲……”

一枚军徽,又一枚军徽,无数枚军徽组成了如满天繁星般的闪光的群体。

这首歌的歌词采用了非方整的长短句结构,据说这是郑律成特意向公木要求的。正是这种长短句结构的歌词使郑律成创作出了不同凡响、动人心魄的旋律,郑律成的女儿郑小提在《“军歌之父”用音乐激励抗日将士》一文中还讲到:谈及《八路军进行曲》的创作,父亲曾说自己是受到《大刀进行曲》的启发,但这里已不是“大刀”的形象,而是千军万马、一往无前的挺进场面,歌曲以英勇雄壮的气势、铿锵有力的进行曲风格,歌颂和塑造了八路军朝气蓬勃、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和英雄形象

望着军徽,我们会想到我们这支军队不平凡的历史,穿越了无数次战火和硝烟,凝聚着中华大地英雄的气息。

▲1939年2月,郑律成在抗大女生一队教唱歌,左二为队长丁雪松。经过三年交往,他们于1941年12月结为伉俪

我想到每一个战士都有一枚帽徽,每一个战士都是一颗星,一颗亮晶晶的星!尽管我们队伍中有太多有名的英雄,但更多的,为我们军队带来荣誉的,为军徽增光的,是你,是我,是他,是普普通通佩戴军徽的人。

“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这首脍炙人口的《英雄赞歌》词作者就是公木。公木原名张永年,又名张松甫、张松如,笔名公木,1910年生,河北束鹿人。1928年考入北平大学第一师范学院。1938年进入延安抗大学习,后留校工作并继续从事诗歌创作。1942年冬调鲁艺文学系任教1945年秋,参加延安文艺工作团赴东北,历任东北大学教育长、教育学院院长,1954年秋调北京任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副所长,1961年后任吉林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副校长,吉林社科院副院长及中国作协吉林分会主席,1962年,创作电影《英雄儿女》歌曲《英雄赞歌》。1998年10月30日,公木因病在长春逝世,他的墓碑上镌刻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的原始歌词

佩戴了这枚军徽,即使平凡也是英雄,即使无名也是有名!多少佩戴这枚军徽的人,从平凡走向了不平凡;多少佩戴这枚军徽的人,让自己的青春闪射出耀眼的光彩;多少佩戴这枚军徽的人,成为整个社会效仿的楷模,成为青少年追随的偶像;多少佩戴这枚军徽的人,雕像般屹立于茫茫人海中,成为夺目的航标……

全世界唯一一位为两个国家军歌谱曲的音乐家

我们高唱军歌,向前,向前

郑律成1914年出生在朝鲜全罗南道光州杨林町原名郑富恩,后因酷爱音乐,改名律成。1933年春,进入朝鲜在华抗日团体开办的南京“朝鲜革命干部学校”1937年10月奔赴延安,先后入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学习。1939年1月加入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后,郑律成与夫人丁雪松奉命返回朝鲜工作,郑律成历任朝鲜人民军俱乐部部长、朝鲜人民军协奏团团长等职,谱写了《朝鲜人民军进行曲》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周恩来总理亲笔致函征得金日成同意,郑律成回到中国,随即加入中国国籍,定居北京,先后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和中央歌舞团从事音乐工作1976年12月7日,郑律成于北京逝世原国家在郑律成传记的序言中写道:“他是当代继聂耳、冼星海之后,又一位杰出的优秀的作曲家,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音乐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自古兵家多壮歌。鼓士气,壮军威,离不开高亢的军歌。

▲郑律成和夫人丁雪松、女儿郑小提合影。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的词作者是公木先生。1938年8月,公木西渡黄河到延安,在延安学习,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期间,他写下了那一行行载入史册的文字:

《八路军进行曲》曾被孙立人定为新一军军歌

向前,向前,向前——

《八路军进行曲》不仅在八路军各抗日根据地唱得响亮,甚至在抗战后期连的部队也爱唱。那是1945年抗敌演剧队第五队进入缅甸慰问中国远征军时,抗日名将、新一军军长孙立人把该队演唱的《军队进行曲》(1940年在重庆《新音乐》月刊发表时所用的歌名),也就是《八路军进行曲》,暂定为该军的军歌其中他把“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修改为“新一军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据说有人悄悄提醒孙立人说:“这可是的歌曲,”孙立人轻蔑一笑:“我可不管它是还是,只要是我们中国人写的,只要是号召中国人打鬼子的,唱!尽管大胆地唱!”于是,《八路军进行曲》在滇缅战场上,成为部队最喜爱的军歌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新音乐》月刊于1940年1月在重庆创刊,至195中国战机坠毁0年12月终刊。《新音乐》在抗战期间发表了大量反映抗日救亡的音乐作品和理论文章,是国统区影响最大的一家音乐刊物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1997年国家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纂的《纪念孙立人文集》中记述:“他也特别喜欢‘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这支进行曲,并让在部队中教唱。直到后来听说这支歌成了《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才停止了传唱”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八路军进行曲》在解放战争更名为《人民解放军进行曲》

这些文字,经由郑律成谱曲,变成了响彻天地的《八路军进行曲》。

原歌词“我们是善战的健儿”抗战时期曾改为“我们是善战的前卫”,解放战争中又改为“我们是善战的队伍”;

如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与《八路军进行曲》,在歌词上有一些不同,经过修改,确定为今天的样子。解放战争期间,公木来到东北,在许多地方,都听到部队在唱“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这首歌给人以振奋,给人以希望。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善战的健儿,我们是人民的武装。从无畏惧,决不屈服,永远抵抗,直把那日寇驱除国境,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听,风在呼啸军号响,抗战的歌声多嘹亮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疆场,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敌人的后方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争取民主自由,争取民族解放

《八路军进行曲》之后几经更名,最终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1988年7月25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命令,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确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肩负着人民的希望,我们是一只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善战的健儿,我们是人民的武装,从不畏惧,决不屈服,英勇战斗,直到把蒋伪军消灭干净,全中国人民彻底解放。听,风在呼号军号响!听,蒋区人民呼喊反抗!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战场,同志们整齐步伐拯救受难的同胞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争取民主自由,争取民族解放。

“向前,向前,向前——”是我军军歌的主旋律。我军广大指战员,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始终奋发向前,任何敌人都不能阻挡我们向前的步伐,任何艰难困苦也都将被踩在我们向前迈进的脚下!

▲1949年北平书店《大众歌集》刊登的《人民解放军进行曲》

我们如此幸运:我们有一面前辈用鲜血染红的“八一”军旗;我们有一枚闪耀着英雄主义光芒的“八一”军徽;我们还有一支响彻祖国大地的无比雄壮的军歌。

“解放战争时期,实际上各地部队都在修改这首歌的歌词,不一样的版本很多”《八路军进行曲》的词作者公木的夫人吴翔对歌词的变化曾表示,“那都是国家形势的需要。”

我们队伍的前面,飘扬着我们的军旗。

这首歌在解放战争继续传唱是因为它具有“大兵团形象”

每个军人的头顶,都有一枚“八一”军徽在闪烁耀眼的光辉。

正如《八路军进行曲》的词作者公木所言:创作这首歌曲的1939年,尚是敌强我弱,只能以游击战为主,还不具备大兵团作战的条件和能力,但这首歌曲却是“大兵团的形象”,“有着排山倒海的力量”,写出了战略反攻的感觉。“所以才不只为当时的抗战军民所传唱,而且到了对日本侵略者进行大反攻的期间,它更发挥了战斗歌曲的威力。在转入人民解放战争的时日,只把歌词中的个别词句稍作调整,便继续为解放军战士所接受,紧随着南征又北战的步伐,配合着胜利复胜利的节拍,凯歌高奏遍及祖国大地。直到今天,有着现代化装备,穿着新式军服的人民解放军唱起这首歌来,听觉形象和视觉形象仍然是和谐统一的。正因为如此,它的生命力顽强,可以久唱不衰”

军人坚定的步伐,永远踏着军歌“向前,向前,向前”的节拍。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解放战争时期,也有一支军队把《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当作军歌,据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原军第二绥靖区青年教导总队音乐教官、中共特工聂景康披露:山东的军第二绥靖区青年教导总队曾用《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原谱,改写了歌词,当成军歌后来青年教导总队被俘士兵参加解放军,学唱《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时,一学就会。一问才知道,他们早就会唱……

我们的子弟兵无所畏惧。因为有党,太阳般照耀着我们广阔的前程。有人民,母亲般抚爱、关怀着我们成长。

《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成为开国大典阅兵式主旋律

自8月份全面铺开阅兵训练以来,军乐团就参加了步兵方队的分列式训练,罗浪选了一些曲目试验,可撒开腿急行军惯了的步兵怎么也踏不到音乐的节拍上。

于是,一套以解放区流行歌曲作为陪衬,以《东方红》、《义勇军进行曲》、《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为主旋律的开国大典乐曲诞生了;而开国大典阅兵式则是以《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为主,穿插《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骑兵进行曲》、《炮兵进行曲》、《战车进行曲》等曲目开国大典阅兵式,确立了《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在新中国军乐的地位,也为日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奠定了基础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成为我军的重要标志

195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统一修订了歌词,刊于同年8月由总政文化部编印出版的《部队歌曲选集》第一集如将原歌词“直到把蒋伪军消灭干净”改为“直到把派消灭干净”,把“全中国人民彻底解放”改为“的旗帜高高飘扬”,把“争取民主自由,争取民族解放”改为“向最后的胜利,向全国的解放”,其中,有些改动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已经完成,即1949年下半年,

▲原军委总政治部文化部1951年8月1日编印的《部队歌曲集第一集》

1951年2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命令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的附录二,曾以《人民解放军军歌》之名刊登了该曲,1953年5月1日颁布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附录二重新以《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之名刊登了这首歌。

▲1951年版《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

1965年《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这一期间,一些报刊书籍曾将这首歌作为“军歌”加以论述介绍。实际上,这首歌以前未经正式确定为“军歌”。但是几十年来,这首歌激昂的旋律,总是在人民解放军的重要活动如阅兵式上奏响;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开头曲,伴随着八一军徽出现的也是那振奋人心的旋律!《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已成为军旗、军徽之外的我军重要标志之一

▲1986年12月,公木在一起

1988年7月25日,经中共中央批准,决定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同日,总参、总政为正式颁布军歌联合发出《关于颁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的通知》和奏唱的暂行规定。通知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体现了我军的性质、任务、革命精神和战斗作风,反映了我军的光辉战斗历程。正式颁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一定会激励全军指战员在中国领导下,继承和发扬光荣传统,努力加强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肩负起建设四化、保卫四化的历史重任。高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99bt核工厂,将使广大指战员更加振奋革命精神,激发战斗热情,增强革命军人的光荣感、自豪感和使命感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形象鲜明,旋律流畅,音调坚实,节拍规整,集中表现了人民军队豪迈雄壮的军威,具有一往无前的战斗风格和摧枯拉朽的强大力量

▲2017年8月1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图为现场奏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其中第十四章“国旗、军旗、军徽的使用管理和国歌、军歌的奏唱”,专门列有一节,对军歌的性质、军歌奏唱的时机和场合作出规定:

第三百一十五条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性质、宗旨和精神的体现,新兵入伍、学员入校,必须学唱军歌国庆节、建军节等重大节日组织集会,应当奏唱军歌

第三百一十六条军歌可以在下列时机、场合奏唱:

▲部队教歌员正在给战士们教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第三百一十九条军歌一般不与其他歌曲紧接奏唱。举行接待外国军队宾客的仪式和在我国举行由军队主办的国际性集会时,可以联奏有关国家的军歌

编辑:关于文学 本文来源:军徽和军歌,解放印度火箭军军歌源于一首八路

关键词: